太谷捕神广告

近代财神孔祥熙

责任编辑:随风 2015-9-13

毛泽东主席说,民国四大家族,敛财能达到100亿美元到200亿美元。其中,我最感兴趣的就是孔祥熙手里的钱了。民国时期,关于他贪污的故事也最多……
捕神
孔祥熙照
孔祥熙是一个典型的晋商后代。老家山西太谷,也是晋商繁荣时期的核心地带。 捕神 其祖上曾拥有6000顷土地,并长期从事经商活动,名声显赫的“志诚信”票号就是孔家开设的。正是因为良好的家底,孔祥熙早能有条件就读于北京协和书院,并于1901年去美国耶鲁大学读书。那时候,还是清末。虽说当时候外出留学的人相对已经不少了,但是真正能去的,家庭条件一般都比较殷实。 捕神 孔祥熙,回国后便在山西创办了铭贤学堂,也就是如今山西农业大学的前身。辛亥革命后他在山西督军阎锡山部下当顾向,二次革命失败后去了日本。 捕神
1914年孔祥熙在日本和宋耀如的大女儿宋蔼龄结婚。1915年10月25日,孙中山与宋庆龄在日本东京举行结婚。蒋介石与宋美龄在上海举行婚礼。值此史上最强连襟亮相世界舞台。

1926年后他便担任了广东省革命政府财政厅长,1927年任武汉国民政府实业部长,以后任南京国民政府实业部长等要职。1933年宋子文辞去南京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后,就由孔祥熙继任,并同时兼任中央银行总裁。之后还曾当过国民政府行政院长。
解放前上海出版的《经济一导报》第96期刊登刘康的文章说:“孔样熙的私人资本,本质主要是商业资本,他的金融机构只是商业资本的保姆,工业资本则多是他人依附或部分投资或公私合营”。那么先从他的金融资本说起。
孔样熙经营银行不象宋子文那样藏头露尾,而是直接公开,这就减小了弄清楚的难度。孔家经营的主要银行是山西裕华银行。该行于1915年先在天津开业,名义资本200万元,实际没有这么多。
据说孔祥熙在创办山西裕华银行前,他所办的祥记公司在为美商美孚油公司推销煤油,要有一家银行担保。而孔家又找不到合适的银行担保,就自己在天津亮出了“裕华”的牌子。孔祥熙自说此行来头很大,是由原来的“志诚信”票号改组而来。事实上志诚信早已关闭了,只是骗骗美国人罢了。在这一点上,孔祥熙挣钱的本事,要比宋子文强多了。
孔祥熙担任了几年工商部长后,钱袋便逐渐丰满起来,加上日本强占了华北,形势大变,孔祥熙于1937年把裕华银行迁到了重庆,资本增加到2000万元。抗战期间山西裕华银行发展很快,并得到蒋介石的信任和支持。
1939年蒋介石决定把抗战初成立的中央、中国、交通、中国农民四家银行联合办事处改为“四行联合办事总处’(简称“四联总处”),负责办理政府战时金融政策有关各特种业务,成为全国金融垄断机构的总司令部,蒋介石亲自担任该处主席。当时“四联总处”就设在重庆的山西裕华银行内,具体业务由孔祥熙的女儿孔令侃主持,可见山西裕华银行所处的重要地位和孔家的势力了。
裕华银行的经营方法是投机,是一家有名的“透支户”,1941年的透支额就达3000万元。他利用透支来的钱去抢购黄金,大发国难财。当时报载文章说:“黄金市场,西帮是大主顾,他们要买,就是整砖(400两)”。“西帮要买。金价就涨,西帮要放,金价就跌”。这个“西帮”就是指山西裕华银行。(另一说西帮是山西商人的统称,如电视剧《白银谷》后改编成电影《白银帝国》)
抗战胜利后,山西裕华银行由震庆迁到一海四川路上,资金增加到一亿元。该行的要员有人给他分为三类:第一类是孔家儿女,如孔令侃、孔令仪、孔令杰、孔令伟等兄弟姊妹(第二类是孔家的门生亲友,如总经理武渭清等。第三类是孔祥熙的好友门客。这家银行可说是代表了孔祥熙的面孔。
孔祥熙办工业较晚,最早在抗战期间。具有代表性的如1939年7月他和四川财团何北衡等共同创办的中国兴业公司,孔亲自担任董事长。该公司主要从事冶金工业,其次是发电和建材生产,下辖10个工厂,最初资本1200万元,到1943年增资到1,2亿元,实际上,远远不止此数。孔祥熙一度打算逐步将该公司转变为其私有。但不久由于财政部长下台而未实现这一美梦。他还和刘鸿生合资创办了中国火柴公司,在四川、贵州和广西开设有工厂,还以宋子文名义投资于中国毛纺织厂和西北毛纺织厂,对四川的福华公司也有投资,曾担任过这些企业的董事或董事长等要职。
抗战胜利后,孔家还在大光瓷业公司、益中实业公司、中华书局、永宁印刷厂、新华玻璃厂、淮南路矿公司、温溪造纸厂、科祥发药房、屈臣氏汽水公司、阜新面粉厂、祥泰夹板厂、中国农业机械公司等工矿企业握有一定数量的股票。
孔祥熙及其家属主要着力经营的还是商业。孔祥熙最早经营的商业是民国初年开设的祥记公司,开在山西,主要是推销美孚公司的煤油,兼做棉纱和棉布生产,后来还开了广茂兴药材铺,主要销售人参、鹿茸等。他在日本向宋蔼龄求婚时曾拿这两家商业机构炫耀过自己。抗日战争期间,由于后方物资紧缺,利用职权,囤积和倒卖物资成为社会风尚,于是孔祥熙就由他的妻子、儿女出面大搞投机买卖。在重庆,除祥记公司外,又新开了庆记纱号、强华公司、大元公司、恒义公司、升和公司和华福—华盛公司等。祥记公司在重庆就拥有30余辆汽车,庆记纱号专做棉纱倒卖投机,与公营“福生庄”相配合倒卖。据1944年重庆出版的《中央银行经济研究丛刊》所载:1942年以后重庆政府推行“以花控纱,以纱控布,以布控价”办法后,后方棉布年产量为215万匹,其中80%供军用,造成严重供求不平衡,形成花、纱、布价格暴涨。1942年重庆每担棉花售价达1666元,比1939年上涨了19倍,每件20支棉纱售价达5万余元,比限价高出7倍,白布每匹售价807元,1943年又涨至每匹2800元,一年间上涨了4倍。如此狂涨风潮中,庆记纱号靠套、购、倒卖纱布一项发了大财是可想而知的。
孔家的华强公司是专做运输与贸易的,当时跑一次昆明到重庆,倒卖的物资就可翻几倍钱,被称作“黄金路”。华强公司和宋子良的西南运输公司,宋美龄的中美实业公司等一起从事走私倒卖活动。他所开的大元公司是专做五金电料。当时五金电料奇缺,属于政府一类管制器材,大元公司的利润更可想而知了。
抗战初期,孔祥熙还从事中国政府与德国政府间的军火交易。 捕神
据其父说:“抗战以前,我在欧洲与德国商量易货的事情,当日德国方面不愿意太公开,因此蒋主席嘱托重要的电报由小儿转呈。抗战初期,德国方面对我国还有军火卖售,为要避免外间注意,也是由小儿在香港经办”。这笔军火交易之中,孔祥熙到底拿了德军多少回扣,就实在不清楚了。
抗日战争胜利后,由孔祥熙儿女出面在上海和美国纽约开设了一连串的贸易公司,而且由内贸转向外贸。1946年成立的长江企业股份有限公司,在国外的代理公司是设在纽约的扬子贸易公司。1946年国民政府发放购粮贷款10亿元,这家公司独得6000万元。该公司又从浙江贷得1.5亿元,从事米粮网积倒卖活动,挑动上海粮价系涨,每担米价由3万元一下跳到51000元。
长江公司挂出55000元一担牌价,挑动米价再涨,使该公司不到一月,就获利一倍。扬子公司事件后该公司被勒令清财结汇,仅据帐面公开材料,已结清的外汇有182万美元,21000英镑和45000瑞士法郎。尚未结清的有90万美元,出口结集外汇95,招万美元,95000英镑和26.6万瑞士法郎。那么仅扬子建设公司一家起码拥有250万美元以上资本。
根据孔祥熙家族已知的有关金融、工矿和公司财产估计,总数要比宋子文多,至少在1000万至2000万美元之间。要知道,这是上个世纪40年代的美元,和现在的美元就不是一个概念。
孔祥熙腰包鼓鼓,对政治心灰意冷,对政权不抱希望,1947年以治病为由,由上海赴美国,从此再未踏上中国大陆一步。1967年8月16日,孔祥熙在纽约逝世,享年87岁。
太谷捕神广告
山西农谷最新宣传片,是真美极了…
置顶
太谷县提升城市形象,创卫正在进行时
置顶
太谷捕神广告